您的位置:bwin > 配件中心 > 东风再提出的条件PSA:法兰西诗歌担心落入中国

东风再提出的条件PSA:法兰西诗歌担心落入中国

2019-08-01 01:55

“现在不是能否获得许可的问题,而是要探讨收购合理性的问题。”10月17日,在武汉全球汽车论坛上,面对记者关于“并购标致雪铁龙集团股份一事是否获得发改委批准”的追问,东风集团总经理朱福寿首次做出回应。

刘卫东对弈奥利维:东风再压价PSA

  • 2013年10月23日 09:11
  •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“现在不是能否获得许可的问题,而是要探讨收购合理性的问题。”10月17日,在武汉全球汽车论坛上,面对记者关于“并购标致雪铁龙集团股份一事是否获得发改委批准”的追问,东风集团总经理朱福寿首次做出回应。 东风的“稳重”与PSA的“急迫”对比鲜明。10月21日,接近东风集团的业内人士向本报透露,目前东风与PSA的谈判主要是双方的股东代表:现任东风集团副总、同时监管神龙公司的刘卫东与PSA集团亚洲区总裁奥利维之间进行。 但PSA为了显示对于谈判的重视,上周六和本周三,包括标致雪铁龙高管、法国国家参股署APE官员和银行金融业人士组成的法方谈判小组专程赶到北京,与东风 集团高层在进行关键谈判,只是上周六的谈判并无实质性的进展,因为东风并不急于向PSA进行投资,而且在成交价格上希望有更多的下探空间。 显然,谈判进展速度不如PSA计划的那样顺利,PSA原计划与东风在今年11月下旬签署一个不具有约束力的框架协议,目前来看,这个协议要推迟到明年早些时候签署。 “目前的核心问题是PSA要价太高。”东风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首先还是要对PSA进行摸底,才能弄清楚项目是否可行。目前从法国传出的最新方案是,东风和法国政府计划各出资15亿欧元,共计30亿欧元,分别收购PSA20%股权。 东风的“铁算盘” 在武汉论坛上,朱福寿大谈自主品牌战略机遇的表态耐人寻味。“我认为目前中国汽车正处于最后一个战略机遇期。我们的汽车产业、汽车企业、汽车品牌,如果选择 错了,就会被淘汰了。如果我们从政策,包括我们的政府、社会、汽车产业,如果没有一个针对性的发展的环境和政策,建设汽车强国梦、中国汽车企业成全球跨国 公司的战略也会丧失机遇。” “一直以来,对于央企的考核就是以利润为标准,而海外并购一旦失败,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的问责,企业领导人自然不愿意冒风险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由于央企的身份,与上汽、北汽等地方国有企业,以及吉利、奇瑞等激进的民营企业相比,东风集团在海外并购方面偏于保守。 但是目前的情况不同了,东风需要抓住最后时机。对于东风来说,在自主品牌和新能源方面将是很大一笔投入,海外并购显然是捷径之一。PSA在柴油车、新能源汽车方面还是有一些核心的技术。如果获得PSA 20%的股权,东风高层进入PSA董事会将顺理成章。 走出去也是东风的迫切要求。9月底,PSA曾通过投资银行向东风推荐了一个方案:东风和PSA成立合资企业,专门集中于新兴市场。PSA曾计划将俄罗斯合资工厂 70%的股份出售给东风汽车,作为合作项目的一部分。事实上,PSA的全球战略主要集中在中国、拉丁美洲和俄罗斯。 瓦兰紧靠东风的另一个原因是,他把PSA压在新兴市场上,而新兴市场的重点是中国,今年上半年PSA在中国的销量为27.8万辆,同比增长33%,所占市场份额为4%,下半年PSA在中国推出雪铁龙爱丽舍和标致301。 据PSA半年报显示,得益于2013年上半年在中国推出雪铁龙C4L和跨界车3008,PSA当期应占净收入为0.96亿欧元,按照上下半年中国市场销售比计算,PSA在中国市场的年度净收入约为2亿欧元。 同时神龙汽车确定了2015年达到5%的市场份额,销售目标为80万辆。以此计算,神龙汽车将为东风贡献年利润3亿欧元左右。 PSA在2012财年亏损高达50.1亿欧元,被全球汽车企业公认为是一家难以解救的公司。不过东风似乎有不同的看法,按照PSA公布的双方合资公司神龙汽车的盈利数据,只要保证神龙公司正常发展,东风就可以在5年内收回投资。 “东风当然不愿意放弃神龙汽车经过多年煎熬迎来的好局面,所以尽力维护PSA的有利格局。就算出资15亿欧元,单凭神龙就可以在五年内收回。”东风内部人士强调,东风需要的是更多回报。 根据东风集团数据,2012年其可分配利润为90亿元人民币,今年上半年股东应占利润为55.38亿元,有机构预测,未来两年东风的年利润都将过100亿元。东风汽车拿出100亿元增资PSA资金压力并不大。 PSA还有多少家底? 目前,东风已经委托一家国际投行对PSA各个板块的营收和负债情况进行摸底。 2008 年之前,PSA作为欧洲的第二大车企,它曾与丰田、三菱、东风等进行海外合作,在全球累计卖出过2.9亿辆汽车。但过去五年,其全球销量下滑了45万辆, 产能利用率由此大幅度下滑至74%。官方信息显示,PSA在160个国家和地区有销售业务,有16个生产基地,包括合资企业和世界各地的20.2万名员 工。 PSA 的主营业务来自三大块:整车业务;汽车金融业务,PSA全资拥有的该公司去年为PSA卖出的80.5万辆汽车提供了金融服务;汽车零部 件,全球第六大汽车设备供应商佛吉亚生产四大产品,汽车座椅、排放控制技术、内饰系统和汽车外饰。 除了整车业务的困难难以 自拔,其他两大板块也风雨飘摇。2013年上半年,佛吉亚营业额增长5.7%,但合并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1.42亿欧元下降到了0.6亿欧元。PSA未来 4年内将关闭佛吉亚的8家座椅生产工厂;PSA融资银行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也由去年同期的9.79亿欧元下降到8.88亿欧元,当期营业收入减少0.66 亿欧元。 过去几个月,东风汽车公司一直试图弄清楚PSA各个板块的业务状况。从PSA公布的负债状况看,今年上半年其净债务为33.2亿欧元,其中汽车整车净债务增加了2.12亿欧元。 在并购PSA部分股权的过程中,东风还要摸清PSA其他股东的情况。PSA监事会主席蒂埃里·标致手握标致家族占有的25.2%的PSA股份,过去两年其通 过增发和转售稀释了5.1%的股权,而通用则成为拥有7%股权的PSA第二大股东。但从投票权上看,标致家族仍旧牢牢控制着PSA,其股份投票权比重下降 为37.9%。 为了扭转PSA目前的状况,蒂埃里·标致曾在早前吸引通用的增资时,表达了愿意放弃控股权的意向。但是蒂埃里·标致必须面对新的舆论压力。近日法国《论坛报》称,标致雪铁龙未来可能拥有一名来自中国的董事长,但法国舆论对“落入中国人之手”普遍不满。 瓦兰同步酝酿B方案 菲利普·瓦兰2009年出任PSA总裁后,就没有过过好日子。过去五年,PSA有三年处于亏损中,去年跌入了谷底。 瓦兰在2010年欧债危机集中爆发前后,已经意识到PSA战略上的失误,开始强推三项新战略:为提高利润率和品牌形象,推出高端的DS系列和标致RCZ;发 起全球化战略和生产、研发现地化,重视欧洲以外的市场,2009年欧洲以外市场占32%,2012年上升到38%;2009年11月开始通过布局生产设施、供应商、营销等领域,提高经营效率。 从实际效果看,瓦兰并没有扭转PSA的颓势。根据PSA发布的2013年半年报,PSA营业收入 为277.1亿欧元,同比下滑3.8%。集团股份净收入为4.26亿欧元,比去年上半年的8.18亿欧元下滑了92%。其中,汽车业务的营业额为187亿 欧元,同比下降7.5%。 瓦兰为此很沮丧。“在2013年上半年,我们进行了第一阶段自救措施,但有时很难找到恢复的办法。我们寄望下半年在中国市场的出色表现,以及进行可能的重组和现金管理,继续努力确认本集团的工业和商业的恢复。” PSA董事会已经意识到,自生力量已经无法改变PSA的三大病灶:市场过于依赖欧洲,市场复苏缓慢;产品格局过于单一,市场上畅销的只有利润较低的小型车。 瓦兰并不认为“三项新战略”路线彻底失败,在与东风的接触过程中,他努力向东风推销自己的主张,引导东风进入PSA全球业务体系。但东风需要考虑的是,“瓦兰政策”是否能够解救PSA。 10月14日,标致雪铁龙集团发布官方通告,首次回应东风汽车公司增资传闻,但措辞谨慎——“标致雪铁龙正在探索新的产业发展项目,其中包括与合作伙伴进行业务及资金安排的探讨,但尚未进入成熟阶段。” 由于与东风谈判的不确定性,PSA也准备一个出售其金融资产的B方案。从今年5月份开始,PSA已经开始计划出售其汽车金融公司的部分股权。欧洲最大的汽车金融公司Santander正在竞标获得其50%的股权,收购价格预计为30亿欧元。

东风的“稳重”与PSA的“急迫”对比鲜明。10月21日,接近东风集团的业内人士向本报透露,目前东风与PSA的谈判主要是双方的股东代表:现任东风集团副总、同时监管神龙公司的刘卫东与PSA集团亚洲区总裁奥利维之间进行。

但PSA为了显示对于谈判的重视,上周六和本周三,包括标致雪铁龙高管、法国国家参股署APE官员和银行金融业人士组成的法方谈判小组专程赶到北京,与东风集团高层在进行关键谈判,只是上周六的谈判并无实质性的进展,因为东风并不急于向PSA进行投资,而且在成交价格上希望有更多的下探空间。

显然,谈判进展速度不如PSA计划的那样顺利,PSA原计划与东风在今年11月下旬签署一个不具有约束力的框架协议,目前来看,这个协议要推迟到明年早些时候签署。

“目前的核心问题是PSA要价太高。”东风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首先还是要对PSA进行摸底,才能弄清楚项目是否可行。目前从法国传出的最新方案是,东风和法国政府计划各出资15亿欧元,共计30亿欧元,分别收购PSA20%股权。

东风的“铁算盘”

在武汉论坛上,朱福寿大谈自主品牌战略机遇的表态耐人寻味。“我认为目前中国汽车正处于最后一个战略机遇期。我们的汽车产业、汽车企业、汽车品牌,如果选择错了,就会被淘汰了。如果我们从政策,包括我们的政府、社会、汽车产业,如果没有一个针对性的发展的环境和政策,建设汽车强国梦、中国汽车企业成全球跨国公司的战略也会丧失机遇。”

“一直以来,对于央企的考核就是以利润为标准,而海外并购一旦失败,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的问责,企业领导人自然不愿意冒风险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由于央企的身份,与上汽、北汽等地方国有企业,以及吉利、奇瑞等激进的民营企业相比,东风集团在海外并购方面偏于保守。

但是目前的情况不同了,东风需要抓住最后时机。对于东风来说,在自主品牌和新能源方面将是很大一笔投入,海外并购显然是捷径之一。PSA在柴油车、新能源汽车方面还是有一些核心的技术。如果获得PSA 20%的股权,东风高层进入PSA董事会将顺理成章。

走出去也是东风的迫切要求。9月底,PSA曾通过投资银行向东风推荐了一个方案:东风和PSA成立合资企业,专门集中于新兴市场。PSA曾计划将俄罗斯合资工厂 70%的股份出售给东风汽车,作为合作项目的一部分。事实上,PSA的全球战略主要集中在中国、拉丁美洲和俄罗斯。

瓦兰紧靠东风的另一个原因是,他把PSA压在新兴市场上,而新兴市场的重点是中国,今年上半年PSA在中国的销量为27.8万辆,同比增长33%,所占市场份额为4%,下半年PSA在中国推出雪铁龙爱丽舍和标致301。

据PSA半年报显示,得益于2013年上半年在中国推出雪铁龙C4L和跨界车3008,PSA当期应占净收入为0.96亿欧元,按照上下半年中国市场销售比计算,PSA在中国市场的年度净收入约为2亿欧元。

同时神龙汽车确定了2015年达到5%的市场份额,销售目标为80万辆。以此计算,神龙汽车将为东风贡献年利润3亿欧元左右。

PSA在2012财年亏损高达50.1亿欧元,被全球汽车企业公认为是一家难以解救的公司。不过东风似乎有不同的看法,按照PSA公布的双方合资公司神龙汽车的盈利数据,只要保证神龙公司正常发展,东风就可以在5年内收回投资。

“东风当然不愿意放弃神龙汽车经过多年煎熬迎来的好局面,所以尽力维护PSA的有利格局。就算出资15亿欧元,单凭神龙就可以在五年内收回。”东风内部人士强调,东风需要的是更多回报。

根据东风集团数据,2012年其可分配利润为90亿元人民币,今年上半年股东应占利润为55.38亿元,有机构预测,未来两年东风的年利润都将过100亿元。东风汽车拿出100亿元增资PSA资金压力并不大。

PSA还有多少家底?

目前,东风已经委托一家国际投行对PSA各个板块的营收和负债情况进行摸底。

2008年之前,PSA作为欧洲的第二大车企,它曾与丰田、三菱、东风等进行海外合作,在全球累计卖出过2.9亿辆汽车。但过去五年,其全球销量下滑了45万辆,产能利用率由此大幅度下滑至74%。官方信息显示,PSA在160个国家和地区有销售业务,有16个生产基地,包括合资企业和世界各地的20.2万名员工。

PSA 的主营业务来自三大块:整车业务;汽车金融业务,PSA全资拥有的该公司去年为PSA卖出的80.5万辆汽车提供了金融服务;汽车零部件,全球第六大汽车设备供应商佛吉亚生产四大产品,汽车座椅、排放控制技术、内饰系统和汽车外饰。

除了整车业务的困难难以自拔,其他两大板块也风雨飘摇。2013年上半年,佛吉亚营业额增长5.7%,但合并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1.42亿欧元下降到了0.6亿欧元。PSA未来4年内将关闭佛吉亚的8家座椅生产工厂;PSA融资银行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也由去年同期的9.79亿欧元下降到8.88亿欧元,当期营业收入减少0.66亿欧元。

过去几个月,东风汽车公司一直试图弄清楚PSA各个板块的业务状况。从PSA公布的负债状况看,今年上半年其净债务为33.2亿欧元,其中汽车整车净债务增加了2.12亿欧元。

在并购PSA部分股权的过程中,东风还要摸清PSA其他股东的情况。PSA监事会主席蒂埃里·标致手握标致家族占有的25.2%的PSA股份,过去两年其通过增发和转售稀释了5.1%的股权,而通用则成为拥有7%股权的PSA第二大股东。但从投票权上看,标致家族仍旧牢牢控制着PSA,其股份投票权比重下降为37.9%。

为了扭转PSA目前的状况,蒂埃里·标致曾在早前吸引通用的增资时,表达了愿意放弃控股权的意向。但是蒂埃里·标致必须面对新的舆论压力。近日法国《论坛报》称,标致雪铁龙未来可能拥有一名来自中国的董事长,但法国舆论对“落入中国人之手”普遍不满。

瓦兰同步酝酿B方案

菲利普·瓦兰2009年出任PSA总裁后,就没有过过好日子。过去五年,PSA有三年处于亏损中,去年跌入了谷底。

瓦兰在2010年欧债危机集中爆发前后,已经意识到PSA战略上的失误,开始强推三项新战略:为提高利润率和品牌形象,推出高端的DS系列和标致RCZ;发起全球化战略和生产、研发现地化,重视欧洲以外的市场,2009年欧洲以外市场占32%,2012年上升到38%;2009年11月开始通过布局生产设施、供应商、营销等领域,提高经营效率。

从实际效果看,瓦兰并没有扭转PSA的颓势。根据PSA发布的2013年半年报,PSA营业收入为277.1亿欧元,同比下滑3.8%。集团股份净收入为4.26亿欧元,比去年上半年的8.18亿欧元下滑了92%。其中,汽车业务的营业额为187亿欧元,同比下降7.5%。

瓦兰为此很沮丧。“在2013年上半年,我们进行了第一阶段自救措施,但有时很难找到恢复的办法。我们寄望下半年在中国市场的出色表现,以及进行可能的重组和现金管理,继续努力确认本集团的工业和商业的恢复。”

PSA董事会已经意识到,自生力量已经无法改变PSA的三大病灶:市场过于依赖欧洲,市场复苏缓慢;产品格局过于单一,市场上畅销的只有利润较低的小型车。

瓦兰并不认为“三项新战略”路线彻底失败,在与东风的接触过程中,他努力向东风推销自己的主张,引导东风进入PSA全球业务体系。但东风需要考虑的是,“瓦兰政策”是否能够解救PSA。

10月14日,标致雪铁龙集团发布官方通告,首次回应东风汽车公司增资传闻,但措辞谨慎——“标致雪铁龙正在探索新的产业发展项目,其中包括与合作伙伴进行业务及资金安排的探讨,但尚未进入成熟阶段。”

由于与东风谈判的不确定性,PSA也准备一个出售其金融资产的B方案。从今年5月份开始,PSA已经开始计划出售其汽车金融公司的部分股权。欧洲最大的汽车金融公司Santander正在竞标获得其50%的股权,收购价格预计为30亿欧元。

本文由bwin发布于配件中心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东风再提出的条件PSA:法兰西诗歌担心落入中国

关键词: bwin